篮彩*推荐 > 都市小說 > 賣房子的女人 > 第48章 不醉不歸
一秒記住【血紅小說網 篮彩*推荐 www.rgnapz.tw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篮彩*推荐 www.rgnapz.tw 規矩必須對每一個人公平,酒平分下去,大家必須把它裝進肚里,高高興興地帶回家?!泵桌紀艘謊垡χ魅嗡擔骸拔藝庋禱骯鉸??”

原來不是針對我的,大鵬懸著的心落了地。米蘭想拍姚主任的馬屁,沒等姚主任回話,王老板第一個拍手說:“贊成,贊成,喝酒就是要這氣氛。小米你很會鬧氣氛的,我以前怎么沒發覺呢!”

簡凌知道,米蘭的一點氣氛全是針對珍妮的,大鵬不能喝酒,任務自然而然落到了楊珍妮頭上。珍妮如果亂醉如泥,說明米蘭挑釁成功,只是無論怎么看,楊珍妮絕非等閑之輩。簡凌在旁邊坐山觀虎斗看熱鬧。

大家剛倒滿杯子里的酒,冷艷艷清洗完畢進來了,姚主任問道:“依小米的玩法,冷經理參不參入呢?”

大敵當前,米蘭不敢樹眾為敵,她很慷慨地說:“冷經理剛才喝過了,就不要為難她了?!?/p>

姚主任說:“這回被王老板撿便宜了?!?/p>

冷艷艷感激地看了一眼米蘭,看吳大鵬時,冷艷艷眼里閃過一絲慌色,她的小秘密還在大鵬手里。這回她該徹底沉默,誰喝過頭都不與她相關。

桌上的氣氛和諧了,王老板開心不已。米蘭每次都要求幫姚主任代喝,姚主任憐香惜玉拒絕了。珍妮為了維護面子,回家好繼續行駛大女子特權,輪上大鵬喝酒時,大鵬只需低斟淺酌的表示一下,剩下的酒珍妮一并接納。好在珍妮早就練就了喝酒的本事,米蘭想為難她?她根本沒把對手放在眼里!

簡凌每次形同陪襯,輪到她喝酒時,她一點也不含糊,身旁戴眼鏡的男人沒人敢勸他喝,司機是不能喝酒的。五糧液在簡凌嘴里肅然無味,也沒人在意她喝了多少。米蘭與珍妮相互監視著,心里都盼對方快醉。

酒至中旬,兩瓶五糧液就見底了,珍妮一人喝兩人的酒不僅沒醉,而且還有愈戰愈勇的來勢。簡凌怕米蘭招架不住,提醒米蘭小心點,珍妮絕對比她能喝。米蘭心里沒底,她今晚可是豁出去了的,珍妮的酒量非比尋常,自己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。

米蘭太輕敵了,珍妮每天泡在酒壇里,當然比她這個天然秉性的人稍勝一籌。喝酒如練兵,要經常操練才會有好成績。姚主任不明白米蘭為什么會與珍妮斗酒,自作多情的想,米蘭一定是吃珍妮的醋了。

王老板的意見與姚主任不謀而合。冷艷艷與簡凌心知肚明,但不好說破。大鵬明白自己是一顆棋子,走向那邊都是輸,所以干脆按兵不動,讓米蘭與珍妮去各盡所能,各自發揮。

姚主任不要米蘭再喝酒了,既然坐在自己身邊,他理所當然的想英雄救美。越不要她喝,米蘭越堅持要喝。很快米蘭說話口齒不清,頭仿佛千金重,依在姚主任肩頭立不起來。簡凌想,米蘭不至于這么沒分寸,自己把自己灌醉。冷艷艷心頭安慰,王老板一直欣賞米蘭,現在還不是照樣獻丑了?珍妮想一鼓作氣把米蘭打趴下,無奈姚主任充當護花使者,?;ぷ琶桌?。不能酒拼,珍妮用身份來冷落米蘭,為了顯示自己的老總身份,也為了表示對米蘭的不屑,她舉起酒杯對姚主任和王老板說:“祝我們未來合作愉快?!?/p>

米蘭明顯的被珍妮打趴下了,可現在還有一個人比自己更慘,那就是大鵬。珍妮與桌上的男人們會晤,居然沒他什么事,男人的面子讓大鵬去了衛生間。米蘭似醉非醉的提起酒杯說:“你們喝的酒里,算上我一份?!?/p>

姚主任憐愛的攬過米蘭肩頭說:“我們談的是工作,與酒無關。這樣好不好,你要喝酒,我明晚帶你去一個好地方,不醉不歸?!?/p>

米蘭撒嬌說:“我就要喝與工作有關的酒,你們的工作里也算上我一份?!?/p>

簡凌吃了一驚,米蘭太高看自己了,這不是明著與楊珍妮競爭嗎?冷艷艷心里明白,米蘭想攪局。王老板急了,心想米蘭你葫蘆里賣的什么藥,讓你來陪酒你怎么來搶飯碗?只有大鵬心里最明白,以米蘭的個性,她并非一個欲望膨脹的人,她說這話一定想教訓楊珍妮。米蘭倚在姚主任懷里,臉色微紅顯得楚楚動人。姚主任被小鳥依人樣的米蘭迷住了,輕輕說:“小東西,你要什么我懂?!?/p>

米蘭把姚主任杯里的酒倒進了自己杯里,然后又回倒一些,對王老板與珍妮說:“平分秋色,每人都向姚主任進貢,姚主任滿了,大家才能滿?!?/p>

珍妮沒料到米蘭會來這一手,有大鵬在她再怎么撒嬌也敵不過米蘭。姚主任用手摟住米蘭對王老板與珍妮說:“米蘭醉了,今天的事我們改天再詳談?!?/p>

珍妮有些沖動,說道:“米蘭,你想進來分一杯羹也可以,但你有什么資本不妨在這里表表態?!?/p>

米蘭反唇道:“我有青春??!有人用金錢換愛情,我用愛情換金錢不行嗎?”

王老板想平息事態,對米蘭說:“米蘭,總公司人事部經理的職務一直空缺,要不你明天到總部上班?!?/p>

冷艷艷心里明白,王老板想用職務來安撫米蘭。米蘭瞇著眼睛說:“我現在只聽一個人的,姚主任讓我怎樣就怎樣?!?/p>

姚主任想是有點急不可待了,說道:“今天就這樣吧!有事回頭再商榷?!?/p>

好好的酒宴被米蘭鬧得不歡而散,冷艷艷去吧臺領發票,手機隨之響起,電話那頭同事說她們在歌廳里,催她快來。冷艷艷氣鼓鼓地道:“催我買單像催命似的?!?/p>

簡凌攙著米蘭說:“不會真醉了吧?”

米蘭說:“什么也別說,是朋友今晚就是死了,我們也要在一塊?!?/p>

簡凌明白了,一切的胡話原來是米蘭裝出來的。

下樓后,姚主任打發司機回家了,他要親自開車送米蘭回家。

姚主任殷勤的說:“米蘭,我送你回家吧,今晚就讓我好好照顧你?!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