篮彩*推荐 > 玄幻小說 > 武器大師 > 第2280章 后記
一秒記住【血紅小說網 篮彩*推荐 www.rgnapz.tw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篮彩*推荐 www.rgnapz.tw “……”

“大哥,當年我便是在這里遇到你的?!?/p>

“是啊,那個時候,你可是囂張得很吶!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峰端之巔,一個巨大的坑洞旁側,九靈禁不住訕訕地干笑起來,看到她這副模樣,唐歡也是不覺莞爾。

這里,已屬于鑄神大世界。

而此地,則是鑄神大世界當中的一處獨立空間“天荒秘界”。

當年,唐歡以純陽劍宗弟子身份入“天荒秘界”歷練,因為李詩君和李香君姐妹透露出來的消息,在這里遇到了一只“幽冥九靈鳥”、也即是現在的九靈,后來,唐歡成功將其收服,帶了出去。

數百年過去,當年的小家伙,如今哪怕在上九天,也稱得上是一名超級強者。

重回故地,不僅唐歡頗為感慨,九靈心中也是暗自唏噓不已。片刻過后,九靈忍不住道:“大哥,我們到這里來做什么?”

如今,已是唐歡率眾人降臨下界的第十年。

從天界下來之后,唐歡和眾人回到了小世界的怒浪城。

前三年,唐歡在那里陪伴著母親姬如綿等人。姬如綿雖意識沉眠,可回到她最為懷念的環境之中,在唐歡的有意引導下,她的靈魂在一點點地發生著潛移默化的改變,封閉的意識也將漸漸蘇醒。

確認姬如綿的狀況再向著好的方向發展之后,唐歡獨自穿越位面壁障,進入了隔壁的一處位面世界,汲取了海量的天道之力。

那處位面世界的天道,正是曾經侵入過本位面世界的鴻云。

七年過后,唐歡回到了小世界的怒浪城,然而,沒過幾天,唐歡卻突然帶著九靈強行闖入了“天荒秘界”。

“呆會你就知道了?!?/p>

唐歡微微一笑,身影一動,便已沒入那黑幽幽的坑洞之內,九靈見狀,連忙跟上,只不過神色間卻不免有些疑惑。

這坑洞之內,藏有一條前往秘界中部“靈云山脈”的通道。

當初,唐歡和九靈從那條通道前往靈云山脈時,進入了一處奇異的空間之內,便是在那里,唐歡獲知了這“天荒秘界”的由來、也清楚了九靈的來歷,更在那個地方得到了鑄神龍淵的器道傳承。

片刻過后,兩人便已來到了當年那“死靈碑”佇立之處。

在唐歡幫九靈取走封印于碑身中的那截指骨之后,“死靈碑”也已煙消云散,不過,那狀若蓮花的九彩印記卻是依然存在。

唐歡指端微動,一縷神力便已透入其中。

瞬即,那朵九色彩蓮便似活轉了過來,迅速膨脹至方圓十數米大小,而彩蓮中心的花蕊處,已有九彩漩渦悄然顯露。

“走!”

唐歡沖九靈點點頭,當先進入了那九彩漩渦。

剎那過后,唐歡和九靈便已進入了那處奇異的空間之內。

這片方圓十數米的區域之內,火紅氣息如水流,瑩瑩淌動,將周圍虛空襯托得如夢似幻,而在這片空間的中央,當年那尊已被唐歡摧毀的雕像竟是再次凝聚成形,身上一襲紅袍,依然是那般的俊逸瀟灑、卓爾不群。

這是鑄神龍淵的雕像!

雖時隔數百年,可重回此地,當年發生在這里的一切,對唐歡和九靈卻仍舊是歷歷在目,無比清晰。

兩人相視一眼,繼而不約而同地轉眼望向了鑄神雕像。

瞬息過后,在四道目光的注視之下,那鑄神雕像閉闔的雙眼突然睜開,眸中通紅如火,焰光熠熠,神采照人。

這一刻,鑄神雕像仿佛已經活轉了過來。

“晚輩唐歡,見過龍淵前輩?!倍雜謖餑換?,唐歡似絲毫不覺得奇怪,瞬即便是微微一笑,躬身施禮。

“晚輩九靈,見過龍淵前輩?!?/p>

九靈愣了愣,也是深施大禮。

這一刻,九靈終于明白過來,唐歡之所以要進入“天荒秘界”、要回到這個地方,是因為這里還存在著鑄神龍淵的一道意念,而帶上她,也是因為她與鑄神龍淵以及九彩之間的關系非同尋常。

“你們終于來了?!?/p>

龍淵臉上浮起些許笑意,目光先是掠過唐歡和九靈,繼而又回到了唐歡身上,緩緩說道,“唐歡,都這個時候了,你還叫老夫為‘前輩’么?”龍淵的語調溫和,仿佛不含絲毫煙火之氣,令人如沐春風。

唐歡微微一怔,瞬即便是喜動顏色,連忙重新施禮:“弟子唐歡,見過師尊!”

在這里獲得過鑄神龍淵的器道傳承之后,唐歡心里便已將其視作師尊,此后也一直以弟子自居,甚至連炎祖和九彩,也將他視作龍淵的傳人,不過,頗為遺憾的是,唐歡到底不曾真正拜師。

可現在,鑄神龍淵等于是親口承認了他的身份,將他收入門墻。

“存留此地的,只是為師的一道神念?!?/p>

龍淵頷首一笑,神色間頗為滿意,“你能感應到為師的神念,必然已是徹底融合洞府,體內自成空間。這樣的你,才算是一名真正的神位修士,為師也是沒想到,短短數百年,你便能達到如此地步?!?/p>

這番話說出口時,龍淵也是感慨萬千。

“這也是多虧了有師尊的傳承,否則,弟子也不可能有今日?!碧蘋緞σ饕韉牡?。

“你就不必自謙了?!?/p>

龍淵啞然失笑,“唐歡,你將來有何打算?準備何時前往神界?”

“師尊,弟子暫時也不知道?!?/p>

唐歡只是略微遲疑了片刻,便坦然說道:“不過,弟子或許會在這位面世界中逗留很長一段時間?!?/p>

龍淵聞言,點了點頭道,“神界無邊,大道萬千,卻也不是善地,你在這里多陪陪家人朋友也好。如今,你既已來到此處,為師也不必再維持與這道神念的聯系了。將來你若前往神界,它可為你指引?!?/p>

“是,師尊!”

“唐歡,多余的話,為師就不多說了,你自己多多保重,期待將來有與你相逢之日?!?/p>

龍淵微微一笑,目光隨機又轉向九靈,和聲道,“小家伙,當年九彩可沒少為你操心,現在你也算是修煉有成,希望將來唐歡來神界之時,你也能夠與之同行,九彩可是很想看看親眼看看你這個小妹妹?!?/p>

“放心吧,前輩……不,姐夫,我肯定能跟上大哥的?!本帕樽匙諾ㄗ雍俸儺Φ?。

“……”

聽九靈這般稱呼自己,龍淵并未生氣,反倒是禁不住笑了起來。

瞬息過后,龍淵深深地望了兩人一眼,而后雙目緩緩閉闔,軀體則是一點一點地散化開來。只不過短短幾個呼吸的功夫,這尊高達兩米的鑄神雕像便已消失,只剩一顆花生核桃大小的火紅圓珠漂浮于空中。

這便是龍淵神念凝聚而成的結晶。

哪怕是以鑄神龍淵的修為和實力,要隔著無數位面世界和遙遠的空間維系著自己的意念,想來也不是容易的事,而今,不再維系與這神念的聯系,他想來能夠輕松許多。斷絕聯系之后,這神念結晶并未消失,但是,它已不再蘊含鑄神龍淵的意念和神思,也不能再如之前那般與唐歡和九靈交流。

不過,見這顆神念帶在身上的話,唐歡將來若是進入神界,龍淵立刻就能通過它感應到唐歡的方位,而唐歡也能循著它的指引,找到龍淵所在之處。這處初入神界之人來說,自是可以少走很多彎路。

唐歡探手抓出,龍淵的那顆神念結晶便已落入掌中。

念頭微動,唐歡將其收如了體內空間,這東西對現在的他來說,沒有任何用處,可有朝一日,終究是能夠派上用場的。

“九靈,想要與我一同前往神界,你可得抓緊修煉才是?!?/p>

唐歡轉眼望向九靈,打趣的笑道,“聽小不點說,這幾年,你四處游逛,去了附近的好幾處大世界?!?/p>

“放心吧,大哥,等你前往神界,還不知要猴年馬月?!?/p>

九靈拍著酥胸,笑嘻嘻的道,“有那么長的時間修煉,我要是還不能證道神位,不如找塊石頭撞死得了?!?/p>

“石頭可撞不死你……”

唐歡哈哈一笑,后面的話還沒來得及出口,便禁不住眉頭微皺,“不好,這‘天荒秘界’好像要消失了?!?/p>

“消失?”

九靈愕然低呼。

話音還沒落下,她便發現自己被一股磅礴的力量覆蓋著卷裹而起,似在以驚人的速度不算穿梭。當回過神來的時候,那力量已悄然消退,而她已是置身于一座高峰之巔,旁邊佇立著的便是唐歡。

九靈知道,這已是在“天荒秘界”之外。

“大哥,‘天荒秘界’為何會消失?”

九靈看看唐歡,又循著唐歡的目光看了看前方虛空,頗為疑惑的開口道。

唐歡沒有出聲解釋,九靈感應不出來,可他卻能清晰地“看”到,鑲嵌于前方那片天地當中的“天荒秘界”正在飛速崩碎、消融,不過,這番動靜,沒有在鑄神大世界引起任何波瀾,一切都是悄無聲息。

甚至連十息的時間都不到,“天荒秘界”就已不復存在。

至此,存在了無數年的“天荒秘界”已徹底成為了歷史,今后,鑄神大世界的那些年輕修士是不可能再進行這項歷練了。

“師尊這是不想讓我閑著呀?!?/p>

片刻過后,迎著九靈狐疑的目光,唐歡有些無奈的道,“那顆神念結晶,便是整個‘天荒秘界’運行的樞紐,師尊斷絕聯系,我又將它取走,‘天荒秘界’等于失去了存在的根基。連根基不都沒了,‘天荒秘界’自然也會隨之煙消云散?!?/p>

“原來如此?!?/p>

九靈恍悟,“不過,沒了就沒了吧,和大哥你有什么關系?難不成姐夫是想要你重新凝煉一座類似的獨立空間?”

“不錯?!?/p>

唐歡點頭道,“‘天荒秘界’存在了那么多年,它的潛能已差不多到頂,也是時候消失了。也罷,當年師尊離開時,留下了一座‘天荒秘界’,我這個做弟子的,自然也不能差師尊太多,就由我給這鑄神大世界重新凝煉一處供后輩們歷練的獨立空間好了!”說到最后,唐歡也是禁不住笑了起來。

如今的鑄神大世界,還有相連的朱雀大世界,只有一個勢力,那就是他當年創建的榮耀帝國。這龐大的帝國之中,建立了無數的武道學府,和當年相比,如今這兩處大世界的實力不知強了多少倍。

唐歡凝煉一座“天荒秘界”那樣的歷練空間,也算是給自己創立的榮耀帝國一點助力。

“要凝煉這樣的空間,估計得數百上千年、甚至數千年時間呢?!本帕檫七譜?,有些同情地看了看唐歡。

“慢慢來吧,反正也不急?!碧蘋緞α艘恍?,慢條斯理的道。所凝煉的空間越高明,需要的時間便越長,也需要耗費越多的精力,好在這事也無需急于一時,唐歡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來完善它。

“這倒也是。大哥,我們現在去哪?”九靈笑瞇瞇的道。

“當然是回怒浪城了?!?/p>

“……”

時隔數百年,那小小的怒浪城,已成了小世界最龐大的城池。

不過,原本的怒浪城老城區,卻是完全保留了原來的風貌,為的便是紀念唐歡。對于小世界的修士來說,那老城區幾乎是成了圣地一般的存在,輕易不能進入,甚至還有無數大世界的修士,特意跑來瞻仰。

如今的小世界,已是各族共存。

早在差不多三百年前,大唐帝國便已主動并入了大世界的榮耀帝國,這小世界也設立了數座武道學府。

因為這武道學府的出現,當年小世界的一些家族和勢力,或是早已消失在了歷史長河當中,或是主動融入到了武道學府之內。便如當年的怒浪城唐家,早已灰飛煙滅,可神兵閣卻是并入了武道學府。

傍晚時分,怒浪城老城,燈火通明。

兩道身影悄然出現在老城上空,正是剛剛從鑄神大世界返回的唐歡和九靈。幾乎是出現的剎那,唐歡眼中便是閃過了一抹驚喜之色,繼而身影微動,便出現在了當年那座小小的鐵匠鋪外。

歡聲笑語,不斷地從里面傳來,透過大門,唐歡看到了一道美麗而熟悉的身影。

正是姬如綿,山珊等人正眾星捧月般將她圍在中間。

她終于蘇醒了過來!

(全書完)